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走进泗阳 >> 文化民俗
切换背景: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  字体大小:        

礼仪习俗

  称谓

  
对家庭成员和至戚之间的称谓有背称和面称之别。背称是在别人面前称述自己的亲属,面称是当面的称呼。但面称往往可作背称,而背称一般不作面称。
  对父亲背称父亲,面称大(读阴平)大(第二字读轻声,以下加点的字均读轻声),也有称爷的。还有人在比较随便的场合,背称老头子或老子。建国后,面称爸爸的逐渐增多。
  对母亲背称母亲,面称妈妈或娘。
  对祖父母背称祖父、祖母,面称爹爹、奶奶。
  对父亲的哥哥背称伯父,面称大爷,如多人,则按排行称二大爷、三大爷……
  对伯父的妻子背称伯母,面称大娘,并依伯父的排行称二大娘、三大娘……
  对父亲的弟弟背称叔父,面称按排行称二爷、三爷、小爷等或二叔、三叔等。
  对叔父的妻子背称婶母或婶娘,面称依叔父的排行称二娘、三娘、小娘或二婶、三婶等。
  对父亲的姊妹背称姑母,面称按排行称大姑娘、二姑娘……
  对姑母的丈夫背称姑父,面称按姑母行几称大姑爷、二姑爷……
  对母亲的父母背称外祖父、外祖母,面称舅爹爹、舅奶奶。
  对母亲的兄弟背称舅父,面称按排行称大舅舅、二舅舅……
  对舅父的妻子背称舅母,面称按舅父排行称大舅母、二舅母……
  对母亲的姊妹背称姨母,面称按排行称大姨娘、二姨娘……
  对姨母的丈夫背称姨父,面称按姨母排行称大姨父、二姨父……
  对姐姐的丈夫背称姐夫或姐丈,面称按姐姐排行称大姐夫、二姐夫……也有称大哥、二哥……
  对妹妹的丈夫背称妹婿,面称今多直呼其名。
  对妻子的父亲背称岳父、老岳、老丈人等,面称依排行称大爷、二爷……,今从妻称渐多。
  对妻子的母亲背称岳母、丈母娘,面称依岳父排行称大娘、二娘……,今从妻称渐多。
  对妻子的兄弟背称大舅子、小舅子或子舅,面称从妻。
  对妻子的兄弟媳妇背称舅老娘,面称从妻。
  对妻子的姊妹背称大姨子、小姨子,面称从妻。
  对丈夫的父母背称公公、婆婆,或老爹爹、老奶奶,面称从夫。
  对丈夫的兄弟背称大伯子、小叔子,面称从夫。
  对丈夫的姊妹背称大姑(读入声,下同)子、小姑子,面称从夫(如果丈夫习惯呼弟、妹乳名,一般不随夫称,而改称弟、妹)。
  对丈夫背称丈夫、爱人、那口子、老头子、老伴、当家的或直呼姓名(不同年龄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称谓)。面称旧时多无称,而用“喂”、“你”呼之;生育后,多称他大大、他爸、孩子他大(爸)或冠以子女之名。现直呼姓名渐多。
  对妻子背称妻子、爱人、媳妇、家眷、老婆、家属、家里的、那口子、老女甘子、老伴或直呼姓名(不同年龄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称谓)。面称旧时多无称,亦以“喂”、“你”呼之;生育后,多称他妈妈、孩子他妈,或冠以子女之名。今多直呼其名。
  孙男弟女,泛指子孙辈。灰灰流,指辈份最晚的人。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熟人,除可以称名道姓者外,一般面称男性长辈为大爷、二爷……(依排行,并冠以姓);称已婚女性长辈为大娘、二娘……或大姑娘、二姑娘……(依排行,并冠以姓)。旧时讳称女性为姨娘,建国后,此俗渐改,未成年人对女性长辈或成年人对母亲的女友多称姨娘、阿姨(或冠以姓)。另外,老爹爹,可泛称一般男性老人;老奶奶,可泛称一般女性老人;大爷、叔叔,可泛称中年男子;大娘、阿姨可泛称中年妇女;大哥,可泛称二、三十岁的男子;大嫂、大姐可泛称已婚女子;小兄弟,可泛称男青年;小大姐,可泛称女青年。
  以上各种称谓,如本人已有子女,特别是子女当面的时候,往往依子女的称谓称之,意在为子女示范,使子女知道应该怎么称呼。
  旧时对陌生人男性依据社会地位不同,称尊者为老大爷、老爷、先生、少爷等,地位等同的称大爷、老兄、兄弟等;对女性尊者称老太太、太太、奶奶、小姐、姑娘等,地位等同的称大娘、大嫂、大姐、小大姐等。解放后,社会地位无尊卑之分,对参加社会工作的无论男女称同志居多,对没有参加社会工作的称谓仍沿旧习。改革开放以后,称师傅的渐多。在特殊场合对特殊对象(如未明身份的旅游观光者,港台同胞,外籍友人,宾馆、饭店、公司的服务员等)往往以先生、女士、太太、小姐称之。如今,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称老板的又渐多起来。

  礼仪

  
清代,亲友见面多行作揖礼。民国以后,此礼渐废,建国后通行握手礼。不甚亲密者,路遇多点头或举手示意,但至家亦行握手礼。经常见面者,一般不握手,但均打招呼,常用“近来忙吗?”“身体好吧?”打招呼。吃饭前后往往以“吃过啦?”互致问候。用得最广泛的是“你好”、“你早”等。
  在农村,陌生过路人从门前经过,主人一般要央一声“家里坐!”正当吃饭的时候必央一声:“在这吃”。
  问路必先有适当称呼,然后请问。否则,便为无礼。
  庆吊往来,讲究“有来有往”,“重来重往,轻来轻往”。这方面有日趋奢靡的势头,“往”(指出礼的钱物)越来越大,酬客筵席档次越来越高。有时,“出礼”竟成为家庭支出的沉重负担。
  亲友家女儿出嫁,不发请柬,只要有来往的,知道了就应该前往出礼;儿子娶媳妇,则需面请或发请柬,否则,“不请不到”。但接到请柬(或面告)就一定要如期前往出礼,不然,就是“看不起人”,视为失礼。
  亲朋邻里遇丧事,闻讯(机关人员逝世,多张贴“讣告”)就要前往吊唁(烧纸)。旧时多送烧纸(焚化用,一称“光明”)、锡箔或钱币;建国后多送花圈、挽幛、挽联或钱币等,需“礼到人到”,至遗体前行叩拜礼(也有行鞠躬礼的)。此时,孝子要在旁陪跪,并回拜表示谢意。如事主家给孝帽、孝布(或黑纱),要随时佩带,告辞出门后方可取下。如主家要大办丧事(一称办大事),另订正吊日,届时仍需前往,叩拜如仪,主家设宴酬客。旧时礼仪烦琐,建国后多变革,因处新旧交替时期,礼仪无定制。
  至亲吊丧有哭丧之礼,即进门必先嚎啕大哭,俗称嚎丧,尤其妇女更需如此。哭时,主家需有人陪哭。此时,哀乐声伴作,凄怆悲切的气氛,撼人心魄。经人劝止后,方可叙话。
  家庭成员之间的日常生活,有“家不叙常礼”之说。但长期形成的风俗礼仪,仍在起作用,如儿媳妇与公公之间、弟媳妇与大伯之间,平时必须庄重严肃,不同桌吃饭,更不能单独在一起叙话、说笑。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,已不多拘此礼仪。
挑错 上一篇: 日常食品
下一篇: 喜庆习俗